當前位置:100EC>B2C動態>A輪融資后直接IPO 擺脫“流血上市” 打破在線教育虧損魔咒
A輪融資后直接IPO 擺脫“流血上市” 打破在線教育虧損魔咒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27日 14:51:49

(網經社訊)近日,跟誰學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了上市申請,股票代碼GSX,這家由在新東方工作十四年之久、曾任新東方二把手的陳向東創辦的K12教育公司,成立5年沖刺ipo,它面臨著什么呢?

微盈利

跟誰學2018年的總收入為3.97億元,相比上年度的0.98億元增長了307.1%。學生人數也從2017年的7.96萬猛增至2018年的76.7萬人,一年凈增約70萬學生。K-12付費課程入學人數從2017年的5650人增加到2018年的41.3萬人。

根據CNNIC數據,截止2018年12月,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到2.01億人,同比增長29.7%。盡管很多人都知道在線教育是金礦,但是很少有人能成功掘金。

1對1在線教育的51Talk、VIPKID大額虧損,尚德機構在2018年虧損9.19億元,被曝停止IPO進程的滬江也一直處于嚴重虧損的狀態……..

在線教育企業普遍虧損的背景下,跟誰學在2018年竟然開始盈利,從2017年凈虧損0.87億元扭轉為2018年凈利潤0.2億元。

我國在線教育普遍狀況是高營銷費用投入導致的費用增長速度遠大于由此產生的營收增長速度,從而導致規模與虧損雙雙高速“增長”,獲客成本過高一直是中國在線教育的痛點,極大影響在線教育盈利。跟誰學也逃脫不了這個現狀,2018年跟誰學營銷費用為1.2億元,據此計算獲客成本高達177元,而新方在線的獲客成本在138元左右,跟誰學明顯偏高。未來隨著規模擴大,銷售費用還將以絕對數量增加。

對于跟誰學來說,成功盈利的邏輯離不開其在線直播大班課模式,一方面,線上直播教學,聽課人數越多成本分攤越多,一門課程擁有幾百人聽課,邊際成本極低,截止2019年3月,K-12課程的平均每門入學人數已經達到980人。另一方面,較高的課程單價不斷提高單個用戶的LTV(生命周期總價值),到2019年第一季度K12客單價已經達到962元左右。

但是截至2019年3月31日,跟誰學僅有169名教師和522名導師。一名老師/導師需要照顧幾百名學生,這樣的模式似乎很難保證教學質量。

跟誰學似乎已經摸索出一條能夠盈利的路子,但能否持續盈利尚未可知。

A輪融資后直接上市

教育是現金流行業,在線教育一度是資本市場的“香餑餑”,但是跟誰學自2015年拿到一輪融資后其再也沒有拿到融資。

成立以來,跟誰學僅獲得兩輪融資,2015年3月,跟誰學對外宣布由高榕資本領投、啟賦資本和金浦資本跟投,完成5000萬美元的融資,創造了當時在線教育行業規模最大的A輪融資,此后未在一級市場進行后續融資。

資本追求的是快速爆發,需要看到你的增長數據,才愿意繼續給你投錢。在前期,跟誰學也曾最大化的追求用戶數量的增長。早期,跟誰學如同教育界的淘寶,以O2O模式發展,旨在匹配師生資源,不斷吸引老師入駐,以補貼方式鼓勵更多人在跟誰學上學習,在其推廣活動上,還曾提出預計在未來一年推到1億用戶,計劃花10億人民幣打造1億用戶。

當時的教育O2O大多是純粹的信息連接,靠補貼砸出市場,既沒有電商氣質,又脫離了教育的本質。很快便被蔓延在整個家教O2O行業的瘋狂補貼、刷單、資金緊張、裁員、戰略轉型風潮裹挾,O2O在線教育平臺成為了重災區,該領域的創業公司非死即傷,活著的基本轉型。在接受媒體采訪時,O2O 燒錢的這段經歷也被陳向東調侃是花了10億元人民幣上了一個商學院。

2015年后,在線教育也迎來資本退潮,2016年在線教育機構獲得總投資額僅為5.79億元美元,比2015年同期相比少了2/3。一級市場在線教育公司融資案例數量,也從2016年的298筆,下降到2017年的209筆,2018年截至11月,共計融資200筆。

教育部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處于K12階段的學生數量超過1.83億人,但是中國教育機構數量在10萬家左右,潛在的用戶很快就被分食干凈。

隨著用戶獲取越來越困難,許多企業增長完全趕不上資本要求的速度,大額資金也越來越多地向頭部流去,2018年,“作業幫”獲得3.5億美元D輪融資、VIPKID宣布獲得5億美元D+輪融資,行業洗牌趨勢明顯,細分賽道也變得擁擠,這也意味著沒有資金加持形成規模的企業未來將舉步維艱,甚至一不小心成為炮灰。

在當前市場環境下,早期生態系統中的資金越來越充裕,僅靠“講故事”就能拿到,而A輪后續融資的門檻越來越高,專業風險投資則需要更加謹慎和挑剔,需求更漂亮的財務成績單和用戶數據。而自2015年以后,跟誰學再也沒有融到錢了,除了資本熱錢褪去,也側面反映了其發展的想象空間并不被資本市場看好。

曾經一度被問及融資情況和公司運營狀況時,陳向東一直表示,“跟誰學不會缺錢,也永遠不缺錢?!鋇時臼翹粽降鬧匾淦髦?,有資本加持,在線教育公司才有實力去擴充師資資源,擴大營銷推廣或打價格戰。

招股書披露的財務數據可知,其2017年、2018年資產負債率高達151%、108%。同時,天眼查顯示,近期陳向東和羅斌均有存在一定比例的股權質押。

這一切都表明,沒有資本支持、沒有形成規模的跟誰學,在未來行業的生存競爭中,它的壓力很大。

不過, 2018年,教育行業掀起境外上市潮,但股價表現卻都不盡如人意,去年上市的港股教育股呈現集體下跌的形勢,東方財富數據顯示,港股2018年上市的7家教育公司,共計跌掉近百億元市值。

而在美股上,除了新東方、好未來等巨頭能獲得50~60的市盈率,去年赴美上市的尚德機構市值僅為不到5億美元,不知此次微盈利的跟誰學能否逆勢創造奇跡。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樣的時機下,作為一家只融資了A輪的在線教育公司,剛實現微盈利就選擇上市,不是過分缺錢,就是要圈錢。

監管趨嚴

不過,目前跟誰學面臨的另一個難關是,日趨嚴格的監管政策。

此前,在線教育是監管真空區,但2018年11月26日,教育部辦公廳、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辦公廳、應急管理部辦公廳聯合發布了《關于健全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機制的通知》,在監管方式上,線上教育將與線下培訓機構的管理方式同步,在線教育公司此后必須申辦并持有辦學許可證。其中一個監管重點是,在線教育教師的姓名、班次以及教師資格證號均需在網站上予以公示。

還有,國務院辦公廳出臺《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提出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單次收取超過三個月的費用。這對于在線教育機構的現金流將形成極大考驗。

密集出臺的監管措施對于在線教育機構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全行業的調整即將到來。

據媒體報道,跟誰學49%的教師沒有教師資格證,一些課程結束時間也在晚上8:30以后,并且一次性收費均超過3個月。這些都與線下監管政策相背離,盡管政策細則還未出臺。

看起來,跟誰學面臨的壓力不小。不知登陸美股之后,跟誰學能否在在線教育行業內掀起一陣“血雨腥風”呢?(來源:ipo觀察(ipo2012))

2019年是《電子商務法》頒布實施第一年,八部委“網劍行動”也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為此,運行近10年的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針對電商出現的熱點消費陷阱、侵權問題、行業“潛規則”等,開展系列調查專項行動(官網:www.100ec.cn/zt/2019zxxd),并通過發布快評、消費預警、投訴受理、滾動曝光、專題聚焦、密集播報、媒體聯動、律師咨詢、糾紛調解、典型通報等10大方式具體落實,對重大行業突出問題,我們將移交有關部門處理。

【關鍵詞】在線教育IPOA輪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