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100EC>金融科技>“相互?!北湫魏笥嗖ㄓ淘?來看三位從業者的復盤親述
“相互?!北湫魏笥嗖ㄓ淘?來看三位從業者的復盤親述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27日 10:33:09

(網經社訊)“2018年10月16日,相互保生;

11月27日,相互保卒;

同日,相互寶生?!?/p>

如果“相互?!幣燦心怪久?,可能是以上簡短的三行字。

但這三行字背后,則是互聯網保險行業的現象級事件,牽動著各方參與者的心。

螞蟻金服聯合信美人壽推出的“相互?!北瀋?2天后支付寶的“相互寶”后,這場風波最終以4月12日信美人壽收到的接近百萬的罰單為結果畫上了句號。變形之后的“相互寶”則繼續以新的方式存活、擴容、前行。

一邊是接近百萬的罰單,一邊則是無法澆滅的大眾熱情。

根據支付寶披露的數據顯示,不到半年的時間里,脫離了保險屬性的“相互寶”已經吸引了超過5000萬用戶的參與,成為全球最大規模的互助社群,發展速度已經超過了當年橫空出世的余額寶。

5月8日,支付寶上線“老年版相互寶”,專門針對60-70歲的老年人成立新的防癌互助社群。上線3小時,有11萬老人加入“老年版相互寶“。截至目前,已經有300多萬相互寶用戶為500多萬父母加入了相互寶和老年版相互寶。

這場風波把相互保險送入到了更廣泛的大眾視野,更把大病互助這一細分領域再次拉至聚光燈下,除了消費者教育層面的基礎設施建設,這場風波也讓互助和保險的界限更加明晰。

而“相互?!彼て鸕畝雜謖魴幸的諍說撓跋觳恢槐硐衷謨沒稚?,回過頭來復盤這一網紅產品誕生興起過程,在相互寶所相關的不同群體眼中,相互保的意義也是各不相同,并繼續對傳統保險和網絡互助領域帶來影響。

精算師看“相互?!保?不是降維打擊,只是維度差異化的競爭

“我是一名保險行業從業八年的精算人員,從精算角度看,’相互?!涫擋⒚揮型黃埔桓霰O詹?,可以說概念意義大于產品意義,但我仍然覺得在保險鏈條上的一些環節它意義非凡?!?/p>

在精算師王兆眼里,“相互?!笨忌杓剖北蝗銜潛O招幸怠敖滴蚧鰲鋇囊桓?a href="//www.qphco.icu/zt/anlk/" target="_blank">案例,但最終只成為一個維度差異化的競爭。

在他看來,“相互?!備謀淞思趕畋O樟刺趵锏牡囊?,首先是收費環節的先保障后付費,加入相互保實現零門檻,不需要先付保險費,讓決策過程更簡單是相互保流量劇增的原因之一;其次是理賠端的體驗和用戶的互動,當然這或許是一把“雙刃?!?; 第三是理賠數據和用戶畫像的積累,豐厚未來的產品迭代升級和創新產品的開發。

“其實從精算的角度來看,我們最關心的是相互保的保費”。王兆說道。

在保費測算上,相互保并沒有做出變革式的創新。王兆表示,相互保在保費演算上的數據和市場上的精算差不多,只不過設定了一些規則,因為對目標人群了解更為精準。

在相互保剛落地的時候,王兆曾經用重大疾病發生率、性別、社團人數等做過一個關于產品保費的測算,推演出的保費大概是每年240元,對比重疾產品費率如下圖所示:

基于測算的費率對比結果得出的結論是0-24周歲的男性及0-17周歲的女性參與相互保,所承擔的費率更高,年齡越大參與相互保,越占優勢。

當然這一結論是建立在設定的各年齡段人數假設的基礎之上,在信息完全對稱的情況下,年齡越大越有優勢會讓產品成員趨于老齡化和亞健康化,從而使整個群體的風險增加,此前測算出的240元每年的預測保費會大幅提高。

王兆表示,“在產品形態上,相互保承保年齡0-59歲,并且0-39歲人群重疾責任30萬元,40-59歲人群重疾責任10萬元的產品責任設置實質將大部分的風險自留給了消費者。在參加互助具有一定年齡優勢的情況,相互保作為重疾保障的補充是可以考慮參加的?!?/p>

界面新聞走訪的多位精算師大多給出的結論是,相互保和互助從產品形態上看沒有本質區別,和保險產品最大的差別應該是定價機制不同。

王兆也解釋稱,“傳統保險定價假設各個風險單位間互相獨立,保險公司針對每個個體計算其賠付成本作為定價依據。無論是相互?;故竅嗷ケχ?,都是先發生理賠,后由賠付發生時在計劃中的用戶分攤費用,每個風險單位承擔的成本并非取決于自身風險的大小,而是受到整個大盤的影響?!?/p>

簡單來說,互助制是先保障后扣錢,普通商業保險是先扣錢后保障。從結果上來看,相互寶里不管年齡、性別,每個在里面的個體每期分攤金額一致,區別在于在保時間的長短。而商業保險個體保費不一致,取決于保險公司對個體的風險水平的評估。

“相互保出來之后,關注保險產品創新和定價的人更多了?!蓖跽姿檔?。

網絡互助人士看“相互?!保好幌氳交ブ哉庋姆絞獎徽?/strong>

“我是左佳,八年前自己做了一家互助平臺,叫康愛公社。我認為,互助絕不是保險?!弊蠹汛戳⒌目蛋縋殼安斡牖嵩背?90萬,互助額度超過1.5億元,是一個旨在解決癌癥醫療費的民間組織,也是最近又熱起來的互助行業里的最特立獨行的一個。

在左佳眼中,相互保的變形更像是一場概念更為明晰化的判別過程。

相互保去年10月剛上線時,左佳就表示,“相互保的第一代產品借鑒了早期的我們,只是借了相互保險的牌照來做互助,與我們無差別。當時外界都在討論,相互保的正規軍來了,網絡互助怎么辦?”

左佳說,“相互保給網絡互助行業帶來了巨大的落差”。不過還沒反應過來,京東互保的上線更讓業界覺得地震了。

“如果說支付寶做相互保是通過團險的形式,為參與的螞蟻會員一起定制了一款追溯性的團險,那么京東互保則是一款真正意義上的相互保險”,左佳當時就開始擔憂。

“既然京東也做,后面會不會巨頭們都跟著做呢?百度、騰訊、滴滴等,互助會不會馬上借助巨頭的光環,成為保險大家庭里的一員?”

在相互保掀起熱議后,騰訊也推出了“全民?!?,滴滴和眾安也低調推出重癥疾病險。

早在2015年,監管就把網絡互助和保險劃清了界限,不是保險,也不是相互保險。左佳說,“相互保誕生的一個月,猶如一個巨石投入了平靜多年的保險湖水中,參與者超過2000萬人,如今命運的反轉也同樣讓業績感到震驚?!?/p>

隨之而來的“相互?!鋇謀湫臥蛉米蠹丫醯酶饌?,沒想到“互助以這樣的方式被正名,沒想到互助和保險再次劃清了界限?!?/p>

左佳認為,“監管的介入是給行業的重新定位,網絡互助不是保險,不能按照保險形式進行宣傳,也不能承諾剛性賠付?!?/p>

時至今日,左佳仍在感嘆,因為人們在大病領域有太多期待,往往會以更高的道德標準要求,所以從業者“永遠不要想在大病互助、大病眾籌、大病保險領域追求暴利”。

險企銷售看“相互?!保翰豢贍芴媧頤?/strong>

娜娜在一家大型保險公司賣保險8年了,她認為,相互保的興起對保險行業從業者心理上的沖擊很大,但絕不可能替代傳統險企。

在娜娜看來,相互保更像是對保險銷售環節的一場革命,但從產品角度看,只是“補充劑”。

娜娜問道,“嫁接在巨大流量背后的保險產品,如果未來進行升級迭代、再推出一些和我們現在銷售同類型的產品,豈不是我們以前的陌拜、上門、面對面都要成為歷史了?”

對娜娜而言,無論是相互?;故竅嗷ケ?,其實沒什么差別。短短半年就能吸引5000萬用戶的產品,肯定也讓1年廣告費就快100億的平臺羨慕到不行的。細思極恐的是,支付寶作為超級保險中介,帶來多少其他保險的銷售轉化?

娜娜擔心的問題實際上有三個維度:第一是流量平臺對于保險產品的銷售提升力;第二是互聯網保險對傳統代理人的沖擊;第三是代理人的未來價值在哪兒。

據有關數據統計,通過互聯網向客戶出售保單或提供服務要比傳統營銷方式節省58%至71%的費用。

娜娜卻很有信心表示,“相互保們不可能替代我們!”

今年3月,銀保監會發布的《2018年度保險消費投訴情況的通報》顯示,在保險業總體投訴明顯回落的背景下,互聯網保險消費投訴卻大幅增長,同比增長超過120%。主要的投訴內容包括銷售告知不充分或有歧義、理賠條件不合理、拒賠理由不充分、捆綁銷售保險產品、未經同意自動續保等。

保險產品的服務有不可替代性,娜娜直言,“相互保們淘汰的是低效的代理人,從一個專業的態度上來講30萬對于重疾的治療、康復,還有收入損失都是不夠的,不過有總比沒有好?!?/p>

娜娜表示,人在罹患癌癥的風險一般是在70左右,線上的產品都有一個問題,就是年齡到了以后就沒有保障了,而且是到了需要有大概率用到保障的年齡就沒有了,不然也不會有這么低的費率了。

“相互保出來之后找我咨詢保險產品的人反而更多了”。娜娜說道。(來源:界面新聞 文/楊芮)

網經社“電融寶”是專業的電商投融資服務平臺。擁有的20000+投資方數據庫(包括天使投資人、VC/PE、產業資本、互聯網巨頭、上市公司等),以及近20年10000+電商融資事件大數據庫。為創業者提供項目主頁、項目診斷、項目包裝、投資人對接、項目宣傳、融資路演、社群對接、數據庫定向發送等多項服務。是電商企業投融資的重要“智庫”與投資者之間的“橋梁”。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ぶ恫?,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