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100EC>B2C研究>分析:互聯網公司如何大戰羊毛黨?
分析:互聯網公司如何大戰羊毛黨?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27日 10:08:06

(網經社訊)一個用戶在趣頭條App上一下子邀請來了100人,這個用戶拿到了比較豐厚的獎勵,但被邀請的100人在留存和活躍上,表現極差。這個舉動引起了趣頭條反作弊部門的注意,經平臺核實、判定,這批用戶存有問題,被處理掉了。這件事發生在2017年。

通常,趣頭條是這樣判定一個賬號是否為羊毛黨賬號的。

他們有自主研發的設備指紋、特征安全、渠道歸因等組件,以此來判斷用戶的設備是否正常、用戶的行為數據是否正確、渠道的拉新是否正常。

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如果確定它肯定是一個作弊用戶,其實我們會直接把它攔掉?!比ね誹跫際醺弊懿媒芩?,如果有一些用戶疑似在作弊,它們最開始不會處理,只會觀察,去觀察它們的后續行為是否異常。

反作弊部門隱秘,但又十分重要

在趣頭條,反作弊部門隱秘,但又十分重要。這個部門多與用戶增長部門打交道,它承擔了用戶質量以及渠道健康度監測考量的重要職責。

姜杰在接受刺猬公社獨家訪談時說,這個部門的價值在于,肅清作弊或低質流量,對于用戶來說,為3億用戶提供更加健康公正的閱讀環境;對于公司而言,承擔著為公司節省不必要成本浪費的職責。

趣 頭條App在2016年6月上線,很快,有些專門鉆內容平臺空子的羊毛黨盯上了趣頭條,在快速的用戶增長中,趣頭條技術部門意識到了業務形態可能引起的作 弊風險,在2017年年初,開始成立并研發反作弊相關的系統。姜杰透露,該部門目前主要從作弊或可疑用戶、渠道質量兩個領域進行監控和處理。

在建立初期,會遭受比較多外部攻擊。比如利用iOS端一鍵復原新機的手段,Android端會有多開、腳本自動化控制的手段。

2018年8月份,趣頭條遭遇一波來自iOS端的攻擊。當時,趣頭條正在進行新用戶一元即時提現的活動,也就是說,一個新注冊用戶,可以立馬提現一元錢。

在短期內,iOS新注冊用戶數量陡然變多,其中可能存在蹊蹺,團隊立馬檢測了不同時段新IOS注冊用戶的特征,發現一批用戶進入趣頭條后狀態異常。

經過一番分析,反作弊部門在用戶手機注冊端找到了原因,那些用戶都是用iOS系統注冊的趣頭條賬號。iOS有一鍵還原系統的功能,還原系統后,所有原來的相關特征信息都會被抹掉。

抹掉之后,對趣頭條的后臺來說,一旦有人再次使用相同iOS設備注冊新的趣頭條賬號,后臺會認為那是一臺新的iOS設備。這就給羊毛黨提供了刷量的空間,羊毛黨會使用大量虛擬手機號注冊趣頭條賬號,從中拿到補貼。

“當 時的監控已經基本完善,但SDK,尤其是IOS的SDK還在不斷加固中,當時能采取的唯一辦法,是立即先停止線上的1元提現功能,然后反作弊團隊通宵達 旦,更新了SDK和服務,完成之后,重新上的線?!比ね誹醴矯娓嫠嘰題?,趣頭條的業務特點,決定了會有灰黑產業鏈通過業務或系統的一些漏洞來牟取非法 利益。加上渠道市場也一直存在假量、低質流量的問題,這就讓趣頭條身處在了一個比較復雜的市場環境中。

自趣頭條App上線以來,就一直被羊 毛黨盯著,羊毛黨行為在趣頭條爆發是2018年上半年。那時,趣頭條處于強拉新階段,據趣頭條IPO時公布的數據顯示,共花了8.36億。有一些激勵措施 比較大的梯度好友邀請模式,你邀請的人越多,獲得的收益越大,比如邀請5個好友,可以獲得20元,平均一個4元;邀請10個好友,可以獲得50元,平均一 個5元。

同一時期,字節跳動也花了大價錢做拉新活動。2018年3月22日,“石家莊網警巡查執法”發布通告,今日頭條風控部門向警方求助,旗下的火山視頻App被人惡意批量注冊虛假賬號、利用技術手段批量盜用并上傳視頻,進而騙取大額補助。

警方通過資金流、信息流、人員流等多維度分析,發現了一個以李某為核心的詐騙團伙,該犯罪團伙購買、制作相關軟件,利用多種技術手段騙取返現補助。

3月13日,河北警方對該犯罪團伙進行收網抓捕,團伙頭目李某以及犯罪骨干成員15名落網。警方查明,在2017年底到落網時為止,該團伙控制了數萬個頭條賬號,每天上傳各種視頻千余條,兩個月騙取補助數十萬元。

該團伙還通過直播平臺、錄制視頻、微信群等方式,在某電商平臺售賣做號系統軟件。這些軟件可以模擬手機系統、修改IP地址、批量注冊頭條賬號等,每套軟件售價數萬元,做號團伙以此來獲取暴利。

黑產是行業的事,如何打擊黑產就是平臺能力了

在一個叫“星援”的App上登錄微博賬號,把要轉發的微博鏈接粘貼上去。接下來,你可以在“星援”App后臺設置轉發該條微博的隨機表情,間隔多少時間轉發一次,一個賬號轉發多少次。

有人建議,20秒轉發一次最合適,要在后臺設置里勾選隨機表情,才不容易被發現是機器轉發的?;褂腥慫?,如果是剛開通的微博賬號,不太建議一次性做大量轉發,第一次干這種事,轉發20次就夠了,如果是養過的微博賬號,可以讓它針對一條微博轉發50次。

但這么干也會有副作用,轉發一次后,你得讓你的賬號休息4個小時左右,不然很容易進入平臺反作弊偵察范圍。

這個過程的專業術語叫做“輪博”,輪番轉發微博。很多明星在微博上拿到的千萬轉發量就是這么來的,多是粉絲群體性行為,多花一點錢就能辦到。

刺猬公社長期觀察發現,很多流量明星的粉絲極具組織性。他們內部分有反黑組、數據組、控評組、宣傳組等專業分工部門,成員們對社交媒體非常熟悉,整個操作流程呈流水線運作。

除了給明星刷量,有些人也會去賺取平臺拉新紅利期的補貼金,長期下來,還形成了成熟的網絡黑色產業鏈。

“他們利用平臺的漏洞,或者說利用一些技術手段,破解平臺的服務,讓平臺付出不該付出的成本?!?a href="//www.qphco.icu/zt/world/" target="_blank">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王四新接受刺猬公社的訪談時說。

5月9日,微博方面公布一則信息說,微博協同警方破獲網絡水軍非法獲利案,犯罪嫌疑人黃某非法批量注冊違規微博賬號,模擬用戶轉評贊等行為偽裝成真實用戶,逃避微博安全檢測系統,詐取平臺給用戶的積分現金紅包等激勵。

這個線索是在2018年底被微博安全部門發現的,當時發現上述異常情況后,經過分析研判,微博方面于2019年2月向警方報案。

很快,警方在當月將犯罪嫌疑人黃某抓獲?;頗吃謁婧蟮納笱豆討兇栽溉獻?,并供認了作案手段和涉案網絡黑產工具。4月,黃某因涉嫌詐騙罪被檢察院依法批準逮捕。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中。

在 微博公布的信息中可見,黃某觸犯了《微博服務使用協議》,協議規定,用戶不得在使用微博時采取自動化操作行為,也不得以其他任何非法目的使用微博,否則會 受到懲罰。但王四新也說,這種侵犯屬于“不告不理”的狀態,如果平臺遇到這種情況,需要收集好證據,主動去聯系相關部門。

黃某的行為與明星粉絲用“星援”App刷量一樣,都是為了獲利?;頗車男形ü齪?,直接刷平臺補貼;依靠明星粉絲存活的“星援”App更接近于水軍工具,它間接賺取明星粉絲的錢實現獲利。早些時間,“星援”App已被各大應用商店下架。

水軍、羊毛黨和做號黨本質相同,直接謀求數量,追求數據最大化,強調收入,怎么賺錢怎么來。微博在這方面一直被輿論詬病,未有效限制水軍和羊毛黨,讓微博愈加取向流量化和娛樂化。

但據微博公布的信息,他們確實對水軍和羊毛黨做了一些打擊性預防工作。在技術層面,微博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持續升級和優化算法,提升識別效率;業務層面,在注冊、登錄等重點環節,微博的安全系統會持續加強對相關惡意行為的場景化攔截。

“微博做這么多其實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最根本的要牽扯到網絡實名制了,你看現在還有很多手機卡還是虛擬號,只要涉及到虛擬號,就會有很多機器人微博賬號出現?!幣晃煥醋醞凡炕チ鏡墓ぷ魅嗽倍源題縊?。

這 種情況滋生出來的一系列副作用不是一家內容平臺的困惑,就用戶作弊行為來說,組織化、職業化的羊毛黨團伙及其背后龐大的網絡黑色產業鏈,早已蔓延開來,成 為內容行業眼中釘。不少涉及社交、內容、電商業務的互聯網公司,都設立了相應的反作弊部門,專門負責檢測、處理異常賬號。

如果不對這種情況處理,會怎么樣呢?

當一家內容平臺被大量做號黨入駐,優質內容創作者被排斥,劣質內容生產者壯大,其他內容平臺也幸免不了,整個內容產業的泡沫會變得越來越大,一旦泡沫在短時間內被擊破,整個產業就會陡然進入蕭條期。

今天這家原創作者被洗稿,明天那家靠洗稿作者被刷量,剩下的優質內容創作者會陷入一種叫做“無常綜合癥”當中——他們會越來越深信:要不了多久整個內容行業就會解體,優質內容創作者不再受歡迎,整個內容產業將會被腐蝕掉。

不少內容平臺因為這一情況受挫,劣質內容成了內容平臺的天敵。目前,各個內容平臺都建設了自己的用戶賬號體系,內容創作者發布內容會有自己的賬號渠道,這也成了平臺內容的源頭,把控源頭是一家內容平臺的基本功。

黑產是行業問題,如何打擊做號黨則是平臺能力了。

只要你足夠有人氣,羊毛黨就會依附上去

不僅趣頭條、西瓜視頻被羊毛黨薅,騰訊旗下內容平臺也遭受到羊毛黨的攻擊。3月,自媒體人三表發表一篇文章稱,一名叫露露的河南女子,用他的企鵝號被盜,每天發五篇娛樂八卦文章,六十天收益高達7.5萬,最高一篇文章分了1.2萬。

后來,騰訊方面發布公告稱,將重拳打擊盜號、增強登錄安全、排查歷史數據,“露露事件”系外部網站賬號密碼數據庫泄露所致。

每隔一段時間,包括騰訊、字節跳動在內的旗下內容平臺都會發布處理違規賬號名單。5月22日,騰訊內容平臺副總經理陳鵬透露,目前企鵝號年累計識別攔截黑產賬號超過400萬個,協助警方打擊黑產團伙,抓獲多人。

前不久,有一家在趣頭條上刷量的科技公司被干掉了,“我們提供了一些證據,然后把湖南的一個團伙給抓獲了。他們其實就是專門定向地去攻擊一些這種類似有激勵屬性的平臺?!苯芩?。據刺猬公社了解,該團伙攻擊了一款勢頭正盛的資訊閱讀類App,后被調查。

據趣頭條方面透露,在2017年到2018年間,趣頭條平均每天處理兩萬個劣質用戶。趣頭條每天都會封禁虛假賬號,最多的時候,一天能處理掉超過一百萬個賬號。現在,平均每天處理掉幾千個虛假帳號,數量驚人。

但羊毛黨不會被根除。王四新說,羊毛黨是互聯網經濟的一個衍生物,只要互聯網存在,只要你足夠有人氣,羊毛黨就會依附上去。大多時候,平臺得一直盯著可疑用戶。

“最 近我們其實也在考慮降級的策略,我們對一些疑似作弊用戶,我們可能會做業務上的降級。比如減少對應的積分激勵?!苯芩?。觀察過程中,如果發現用戶異常, 就會把它“丟進小黑屋”。為了應對羊毛黨,趣頭條也維護了虛假帳號特征黑庫,一旦發現被偵查出現違規,就把它們“關進小黑屋”

騰訊企鵝號也采取了類似做法,一旦發現確認作弊用戶,該用戶將面臨三項懲罰措施,分成降權、列入黑產庫、關聯賬號被連帶處理。但這并不能完全讓內容創作者買單,有不少人還在為自己的企鵝號被盜而頭疼。(來源:微信公眾號“刺猬公社” 文/石燦)

網經社“電融寶”是專業的電商投融資服務平臺。擁有的20000+投資方數據庫(包括天使投資人、VC/PE、產業資本、互聯網巨頭、上市公司等),以及近20年10000+電商融資事件大數據庫。為創業者提供項目主頁、項目診斷、項目包裝、投資人對接、項目宣傳、融資路演、社群對接、數據庫定向發送等多項服務。是電商企業投融資的重要“智庫”與投資者之間的“橋梁”。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ぶ恫?,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